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从淘集集到贝店暴雷:分销类社交电商“败走麦城”之谜

  不久前,知名母婴社交电商“贝店商家维权事件”成为今年8月份最大的热点新闻,相继全国多家媒体进行了跟踪报道。此次维权不仅有商家直接去贝贝网总部拉横幅维权,也有千人微信维权群。那么,曾经烧钱补贴的的贝店为何会沦为商家讨债的目标呢?

  贝店暴雷:内因大于外因?

  据悉,贝店是贝贝集团在2017年推出的社交电商平台,一度被认为是其旗下贝贝网的转型之作。贝店以“自用省钱,分享赚钱”为运营模式,宣传称开贝店不用囤货,由贝店统一采购、统一发货、统一服务,用户只需运营即可。但想要入驻平台,需要经过原贝店店主邀约。

  值得一提的是,贝店诞生前后,云集、斑马会员等一批社交电商平台也纷纷成立。但社交电商自诞生起就因与传销颇为相似的模式饱受质疑,比如贝店的“三级分销”模式。与以往的热闹景象相比,如今的社交电商日渐式微,纷纷转型寻找出路。贝店此次被供应商讨要货款并不是孤例,2019年,淘集集就曾被来自全国的商家上门追讨货款。

  最终,针对商家暴雷事件,淘集集此前提供了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方案是先收取一定的货款,其他的债务等公司有偿付能力的时候继续还清,换句话说就是先还一点,大头有缘再还;第二种是债转股的形式,公司先偿付一定的货款,其它剩余的债务变成股份的形式,大的供应商变成公司的股东,换句话说就是还钱是不可能的,要不一起做股东吧。

  然而,贝店并非跟淘集集一样,据悉,贝店此次引发的舆情显然是因为公司市场战略转移引发的集体维权。从媒体报道的事件以及维权者反映的情况来看,部分商家认为:“社交电商的商业模式仍是值得肯定的,如今社交工具繁多,团长也较为成熟,贝店的事件并不能归因于市场、行业,更多还是公司和领导人的问题。”

  “近几年,贝店势头不错,我们店铺在上面的月销也挺好的,而且入驻贝店平台的费用并不低,总体收费在营收的20-25%,贝店不可能亏钱的,现在就怕贝店把资金转移给了其他业务线,并与母公司做了拆分,即便打官司告赢了也拿不回钱。”据相关维权者透露。

  果不出所料,今年4月,贝集团上线了新平台“希美”,引入了一些国内代工厂品牌,主要定位高端市场。一位接近希美的人士称,贝贝集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推广希美,张良伦选择将所有的宝压在了新品牌身上。因此有不少商家认为,如今贝店形成拖欠货款的糟糕局面,正是因为贝贝集团挪用了商家资金做希美。

  “从贝贝网,到贝店、贝仓以及现在的希美,贝贝集团在张良伦的带领下,一直在追风口。张良伦很有想法,脑子也快,但是一直追风口总感觉给人不踏实,自己也在贝店转型希美之后便离开了。”某员工透露道。

  “染病”的市场分销模式

  回顾2019年,互联网最火的关键词社交电商稳居C位,据统计我国登记在册的电商企业已达10000多万家,其中社交电商数量在不断快速增加,各社交电商平台人才的需求也将每年大幅度增长。

  然而,去年多家社交电商企业因为商业模式问题被各地市监局申请当地法院冻结银行账户。更诸多社交电商没想到的是,因分销问题,各地监管部门也对社交电商的管控加强,过去的多级分销模式被限制,各大平台的用户活跃数与交易量出现了下滑,这其中也包括贝店。

  “2020年,社交电商在发展过程中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是传销,此外还涉及虚假宣传,特别是网络直播中的电商。但如今电子商务领域的法律法规仍然不够健全,电子商务法也没有针对社交电商的特殊性作出规定。”相关业内人士说道:“在所有电商平台都面临流量着流量见顶的危机时,无论是巨头还是中小玩家都开始重新评估起私域流量,社交电商的法宝‘团长制’和‘三级分销’等也不再是某一具体电商形态所特有了,成为一种‘工具化’的存在。”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6年以来,国内诞生了未来集市、云集、斑马会员、爱库存等一批会员制和导购返利的社交电商,迎来了两年多的高速发展期。然而,社交电商有着天然缺陷,自诞生起就以拉人头、分销为主要模式,经营形态与传销颇为相似。因此,随着监管跟上,不少社交电商平台死于“涉传”。

  例如2017年5月,云集微店因“组织策划传销”传销,被杭州市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958万元罚款;2020年6月10日,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对外披露了一起非诉保全行政裁定书,“斑马会员”相关公司涉传销被冻结3000万元;2020年12月10日,山东省邹平市人民法院发布裁定书,社交电商平台“一哥悠购”相关公司因涉嫌传销被冻结4.2亿多元。2021年4月,社交电商蜜源因涉嫌传销,汉寿法院裁定冻结相关公司3000万元资金。

  分销商与供应商同质化严重

  2020年,社交电商平台集体萎缩的消息,恐怕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不只是达令出现裁员的情况,据悉,2020年,仅广州和义乌两地,就有500多个社交电商平台倒闭。

  “虽然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核心分销商,但长尾分销商往往跟着补贴走,没有忠诚度,一旦平台补贴下降,就会跑到别的平台去了。”据相关社交电商运营人员表示:“此前阿里和京东,都在社交平台上加大了投入,很多分销商转变到阿里淘小铺和京东芬香旗下。滴滴、美团、拼多多入局社区团购以后,更是让很多分销商转做团长去了。分销商走了,供应商也走,很多商家跟我说,以前入驻了四五十个社交电商平台,如今只保留一两个关系特别好的,其他基本也都退出了。”

  “从以上不难看出,造成社交电商逐步萎缩的突出问题就是:分销商与供应商同质化严重。尽管部分社交电商平台也早意识到模式的局限性,试图转型会员电商,但会员电商跟社交电商一样,都是没有定位的零售业态,既不分用户,又不分场景,只是在意规模。”相关分析人士指出:“此类社交电商面临进退两难,而真正依靠私域流量而沉淀下来的电商平台,其制胜的法宝则是注重产品和服务,而不是侧重用户的裂变。”

  反观此次事件的贝店,从过程来看,张良伦和贝店几乎每一步都踩在电商转型的风口之上,但实际上每一次都是被迫之举。从结果来说,从导流网站到导流网站,也宣告了其从垂直电商到社交电商模式的破产。贝店几乎在每个阶段都发现了所谓的新机会,但这些机会并没有转化为长期优势,背后的原因在于,从垂直电商到社交电商,最终都没有绕开与平台型电商的正面竞争。



本文作者:
原文链接:https://www.06rs.com/133915.html
您也想免费发布信息文章到这里请点击-> 免费投稿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均由用户产生,不代表微商线报网平台观点,感谢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赞(0) 打赏
微商货源产品信息免费发布平台:微商线报 » 从淘集集到贝店暴雷:分销类社交电商“败走麦城”之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商货源 微商软件 产品信息 微商资讯 免费发布平台

关于我们广告合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